人是為學習寂寞而學會相逢
光與影的交錯,闇夜東昇光明西落。(WOW)
2008-09-16 Tue 01:30

WOW的死騎就快開放了。
網路上一堆死騎的文章像野火燎原似的四處竄起,不過我感興趣的依然只是任務相關。
這個角色日後會被官方怎麼砍一刀倒也與我無關,反正玩家還是會玩,只是心理上平不平衡而已。

話說我的聖騎也差不多到了水平線的滿溢點了,上不去也降不下來,新改版天賦更是讓人搖頭嘆氣。
看樣子懲聖跟大媽可以並列WOW絕種一族的頭兩個寶座了。




回到正題,我觀看了一系列DK出生的任務,感到無限唏噓啊。

在DK出生地的最後一個任務,弗丁老爺出現在聖光之願禮拜堂,發下誓言重整白銀之手騎士團和銀色黎明與十字軍,讓曾經消失一時的聖騎士們在度團結在聖光之下面對敵人。

看到這段畫面時,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。
現實與虛幻相比,往往是殘酷的。


遊戲中聖騎們終於要從深淵中迎向光明,而現實中的聖騎玩家卻是一個接著一個離開,或是像我一樣改行當DK。

即使在多的鼓舞也改變不了聖騎被打臉,走了更多人的事實。

看看我那在度冰凍的聖騎士,心中無限感概。

當初選擇聖騎這條路時,是因為前方有許多的聖騎,用那逆天的精神與勇氣,在WOW裡穿縮留下來的背影,和每個人各自擁有的背後故事。

我想相信這個職業即使是在官方自己都承認做壞的情況下,也能走出一片天。
不過想法還是太天真了了吧我?
這個角色吃過了許多苦頭,也經歷了許多事情,交到許多知心朋友,也送走了許多戰友,也與許人們擦肩而過失之交臂。



我還記得在阿拉希高地的那位聖騎士。
他是位逆天的防騎(當時聖騎只有”神聖騎”才是聖騎),沒有公會收留也沒什麼團能出。卻每天都待在那裡,幫許多需要解石頭公主的小朋友們坦怪,熱心的帶他們進出激流堡這個還滿是精英的危險地帶。

或許是我比較奇怪,我不介意接近奇怪的人,所以我的朋友同理可證也是一堆怪人(誤)。

所以很自然的搭上話,問他為什麼想當防騎?

當然下一句答案,就讓我們成了莫逆之交了。(笑)

然後我們接著我們和更多人有了交集,成立了一個5人怪咖集團,團中各個都是逆天角色的傢伙們,踏遍了當時我們能打到的每個副本。

做出許多瘋狂的事,搞了許多讓人肚子痛的笑話,也建立了堅強革命感情。
雖然大家都淡出WOW了,那份感情卻一直聯繫在一起,就算是現在大家還會用MSN聯絡互相打氣聊天。

那種感覺和現在速食的組隊頻道,隨便找幾個想摸H副本的人一起去打便當,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除了便當外大家沒有共同的共識在,純粹只是為了追求裝備而存在。

因為朋友而組隊組團一起戰鬥的感覺,已經淡的不復存在。

就像有著DD天賦的懲戒聖騎士,只能呆在隊伍後方,不是不能上前就是不被準許上前,有著奮力一戰的絕悟卻被秉棄在外。

遊戲中大家追求的是共同的快樂,純粹的享受。現在卻只留下紫色的迷思。
只遺留下不在閃耀著光芒的式微思想。

遊戲就是現實的縮影,裡面的萬花筒也映照著人生百態。

或許就像日漸式微的懲戒聖,當盾不在閃熌著光芒,劍已鈍的無法在揮動,重生在黑暗中降臨的死騎,才是他們真實的樣子吧?

別窓 | 日記 | 留言:0 | 引用:0
<<MABI回憶錄 | Gibbous Moon | 初戀,是美麗而漆黑的,漂浮在黑闇之中>>
この記事の留言:
發表留言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
この記事の引用:
引用 URL

FC2 部落格ユーザー専用引用 URL


| Gibbous Moon |